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健康新闻 >

“全能花旦”吴非凡:为粤剧打造新的“鸳鸯剑”-中新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7-27 04:24 点击数:

  中国戏剧梅花奖、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双料得主

  “全能花旦”吴非凡:为粤剧打造新的“鸳鸯剑”

  羊城晚报记者 艾修煜

  “感谢祖师爷赏了我这碗饭吃!”说起粤剧事业,广州市粤剧院青年花旦吴非凡既感恩又自信。

  1984年出生的吴非凡,11岁正式学艺,19岁考入星海音乐学院深造。她不仅年纪轻轻就在《打金枝》《白蛇传》《杨门女将》《清水河畔》《十三行》《花月影》等传统剧目和新编剧目中担当主演,还凭借新编粤剧《鸳鸯剑》中“梅暗香”一角,成为中国戏剧梅花奖、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的双料得主。

  舞台上的吴非凡扮相秀丽、身段矫健、唱腔动人,舞台外的她亦对粤剧艺术有着颇多思考和心得。近日,羊城晚报记者独家专访了这位粤剧界的“全能花旦”,听她讲述自己的粤剧人生。

  土壤 小乡村里的文艺范

  吴非凡是个地道的广东人,生长于恩平县横陂镇的小乡村。她从小在亲友乡邻的耳濡目染下,接触到包括粤剧在内的多种民间艺术形式:“我们的村子依山傍海,是个非常美好的地方,2000多户人家,生活幸福指数很高。”

  回想村庄里浓厚的文艺氛围,吴非凡现在都觉得不可思议:“村里不仅有粤剧团、粤曲社,还有体育班、杂技班。”吴非凡的爷爷擅长打造木船,是村里远近闻名的木匠,也是个文艺达人。“他非常热爱戏曲,经常在家里组私伙局过戏瘾,还会自己做乐器,所以我从小就是听着戏曲、看着表演长大的。”吴非凡说。

  爷爷的爱好影响到了儿孙,姑姑后来走上了粤剧培训、教学的事业道路,也顺理成章地将吴非凡领进了粤剧的大门。“我3岁就知道什么是‘花旦’,很小就会唱《昭君出塞》了。”吴非凡感叹:“从事这个行业以后,我发现家乡赋予我很多能量。我在艺术上有所成就,靠的就是这个土壤。”

  1995年,凭借良好的声音和柔韧的肢体条件,11岁的吴非凡顺利入读广东粤剧学校,开启了长达6年的传统粤剧艺术学习。

  求学 学了戏曲又学声乐

  学艺之路很艰苦,但吴非凡并不觉得。自认“胆子大、特别乐天”的她,觉得自己“天生注定要吃粤剧这碗饭”:“我挺‘傻’的,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比如说摔伤了,忍忍也就过去了。”在她看来,正是这种“缺根弦儿”的性格成就了自己的艺术事业:“艺术路程上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波折,乐天的性格让我能够披荆斩棘。我也算是个‘乘风破浪的姐姐’!”

  2001年,吴非凡毕业“出师”,进入了广东省粤剧院。刚刚17岁的她,向往着更广阔的世界。她希望改变传统粤剧的发声方式,于是转去学习声乐:“我一直觉得,为什么民歌手的歌声那么松弛,而我们唱戏的声音都像挤出来似的那么难受?我的嗓音条件算不错了,但也动不动就唱不下去了,所以我一直在反思,想寻找突破的方法。”

  抱着这样的念头,2003年,吴非凡决定辞职回炉读书。这一次,她选择到星海音乐学院学习民族与通俗声乐唱法。一进校,吴非凡面临的是从零开始的挑战:“在粤剧学校的时候,是师父带徒弟的教学模式,连课本和教程都没有。到了星海,老师让我打开口腔,用共鸣演唱。我反问老师:‘什么是共鸣?’”

  吴非凡乐天的性格再次发挥了作用:“视唱练耳、乐理,啥都不懂。你问我痛苦吗?也没有,反正老师批评我,我就‘哈哈哈’,掉过头我再去死练。最终成绩也很优秀,拿第一名是常事。”

  创新 打造新版《鸳鸯剑》

  有了传统粤剧的牢固根基,又接受了现代声乐的系统培训,吴非凡的艺术思维和理念开始成形。“我想把科学的发声方法植入、融合到传统戏曲中。另外,我觉得粤剧在音乐配器上也要结合当代的流行元素。”

  在吴非凡看来,粤剧有一个“经海上丝绸之路传播出去又回流”的发展过程:“你看,马师曾等一批粤剧泰斗,都是从南洋回来的。粤剧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就已经开始采用爵士鼓、萨克斯风的音乐元素了,戏服上也很早就运用了胶珠片这些现代工艺。”她总结道:“广东敢为人先、面向海洋的地域文化,是粤剧创新性和流行性的培育土壤。我认为,粤剧唱腔应当是传统戏曲中最能引领潮流、最具有流行性的。”

  带着这些思考,2013年,吴非凡用“创新、青春、流行”的思路,创编了新版《鸳鸯剑》,成功摘得第19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和第27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她也成为广东戏曲界最年轻的白玉兰奖得主。谈到获得评委青睐的原因,吴非凡认为在于创新:“比如我把东方的‘三寸金莲’和西方芭蕾的足尖艺术相融合,另外音乐上也重新配器,用流行的迷笛元素结合传统戏曲的梆黄(梆子和二黄)。”

  尽管勇于尝鲜,但吴非凡依然重视粤剧的传统规矩。她认为“全盘抛弃”要不得,立足于传统之上的求新求变,才是真正的创新:“我很尊重传统戏剧的程式规则。没有‘规则’,你加多少新的东西,都不能说是‘出新出彩’。抛弃了‘根本’,你怎么出新出彩?”她一再强调:“先把传统学透,再来求新求变。”

  期待 “都市粤剧”大有可为

  奖项的加持,让吴非凡得到了更多的肯定。有人对她说:“这么年轻就拿到双奖,你可以松一口气了。”但吴非凡不这么认为:“别人看来,拿奖是目标,但在我看来,这是起点。”武术行当里有“拳怕少壮”一说,在戏曲行当里,吴非凡也不否认青春的魅力:“年轻时,你的嗓音条件好、身体条件好……但之后,你的艺术思维和理解就成了更大的优势。”

  眼下,“都市粤剧”成为吴非凡新的兴趣点:“开心麻花的戏,为何大家喜欢?因为题材特别贴近群众。而有些粤剧真的太老了,观众会觉得距离太远了。”日常关注时事新闻的吴非凡认为,粤剧要焕发新生命,应当讲述现代人关心的事情:“《牡丹亭》都唱了那么多年了,我们为什么不能唱点现代人的新故事?我想做的是精美的都市粤剧,一个小时或90分钟就够了。现代的、古装的、穿越的……各种题材都可以,但要跟现代人的审美相融合。”

  “情景粤剧”也是吴非凡感兴趣的方向:“现在是荔枝成熟的季节。不久前,我在增城荔枝园里,拿果树当舞台背景,唱了一首粤歌《美荔增城》。我觉得,这是一个类似实景音乐剧的表演。粤剧若能结合文旅产业会更有发展,我们应该用跨界的思维去‘借力’。”

  如今,除了日常的演出、创编新戏,吴非凡还将大量时间投入到“粤剧进校园”和培育新人上。她能切切实实地感受到,近年来粤剧的观众群体发生了可喜的变化:“我们的观众不再是清一色老人家,带小孩的家庭、白领都来了。 ”

  对于粤剧的未来,吴非凡既不焦虑也不执拗。她认为:“如果将来粤剧的元素能被现代艺术形式融合、吸收,变成现代艺术形式的一部分,那也很好。” 【编辑:苏亦瑜】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