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教育新闻 >

凝望戰場:視線超越這片雪原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4-21 02:59 点击数:

  寒風中,鐵塔上“從這裡走向戰場”的巨幅標語格外醒目。來到朱日和聯合訓練基地的官兵,很難不被這幾個字吸引。鐵塔在呼嘯的大風中傲然矗立,見証著常年駐守在這裡的第81集團軍某合成旅新年度冬季實戰化練兵。

  習主席向全軍發布的2022年開訓動員令強調,要緊盯科技之變、戰爭之變、對手之變,大力推進戰訓耦合,大力推進體系練兵,全面推進軍事訓練升級,練就能戰善戰的精兵勁旅。

  開訓伊始,第81集團軍某合成旅緊盯當前部隊戰斗力建設存在的短板弱項,結合旅駐地氣候環境特點,圍繞“冬季嚴寒條件下部隊作戰問題研究”課題開展訓練。

  雪冷,血熱。這個冬天,該旅官兵們以更加昂揚的精神狀態,投入到練兵備戰實踐中,“為了把嚴寒條件下的作戰問題解決在戰斗打響之前”,為了將來有一天從這裡走向戰場。

  駕駛室外,凍土像一塊塊堅硬的鋼板。按下操作鍵,機械臂鋒利的挖斗齒重重砸到地上,齒尖剜進凍土,齒尖與凍土摩擦的地方火星四射。

  此刻,周慶滿的額頭上沁滿了汗珠。很快,一個接近要求大小標准的平底坑呈現在大家眼前。

  不容易!對於冬天精准操縱機械臂,一名工兵連士兵做了這樣一個比喻:冬天操縱機械臂執行挖平底坑作業,就好像讓凍僵的手去繡花,眼前的這片土地,就是他們繡花的布。隻有技術精湛,才能在未來的戰場上用最短時間完成“繡花”任務。

  “每種能想到的環境都要模擬演練,因為你不知道未來戰場的環境是怎樣的。”周慶滿用70多年前抗美援朝戰場上的戰斗舉例,強調挖好掩體的重要性——

  志願軍戰斗英雄李延年每到戰斗間隙,對戰友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抓緊修筑工事”。他知道,好的工事不僅能保護自己,更是反擊作戰的關鍵。

  上甘嶺戰役中,志願軍戰士們用小土爐融化炮彈皮做成挖掘工具,一鍬一鍬地在主要陣地上沿途挖單兵掩體。靠著坑道和掩體,他們創造了“世界戰爭史上的奇跡”……

  為了提高全域作戰能力,該旅官兵在草原戈壁上主動營造山地、溝渠等不同地形,模擬朱日和之外可能遇到的戰場環境,進行挖土構工訓練。

  去年冬天,該旅工兵連第一次對凍土實施爆破。以前,他們都是靠工兵鍬一鍬一鍬挖凍土,根據時間計算要2個小時﹔實施爆破后挖掘凍土,時間縮短一半。

  不僅要掌握利用挖掘機挖掩體的技術,挖好單兵掩體,也是每名士兵必須掌握的基本功。

  這天早上,工兵連李潤坤看著班長周慶滿一絲不苟地做著示范動作,心中暗自嘀咕:“不就是挖個坑嘛,有啥難的?”

  到了自己掄起鍬,他親自上手去挖,才體會到困難:“我怎麼沒有班長挖得平整?我用的時間怎麼比班長多那麼多?”

  第二天,他發現自己緊握工兵鍬挖掩體的手上全是血泡,雙手的虎口處還隱隱作痛。

  “挖得好不好,戰場說了算。防護能力要達標,掩體大小要合適,挖土不能有一絲一毫的馬虎,在戰場上構筑掩體偷懶耍滑,就會付出血的代價。” 周慶滿對他說。

  朱日和觀訓,令人印象最深的是一雙雙戰士們的手。無論是凍僵了仍在“繡花”的手,還是磨出血泡仍在揮舞鍬鎬的手,都是在默默積蓄著力量。

  積蓄力量,是為了到達更遠的地方——“把一切難題消除在平時,才能勝利在沙場。”

  “轟!轟!轟!”從駕駛員中士程岩接到指令,將橋車開到預定位置,到最后15米左右的鋼架橋梁架設完畢,操作手之間密切配合,各司其職,10分鐘不到,這座橋就呈現在記者眼前。

  記者對這個“奇觀”感到驚訝——沒有水,放眼望去都是沙和土的地方,有什麼架橋的必要?

  奇怪,也不奇怪。顯然,這是為了在另外一種地形、環境作戰做准備。工兵連連長韓旭,向記者提起5年前“跨越-2017·朱日和”那場實兵對抗演習。

  沖出朱日和!當時,紅方部隊不會想到,導演部竟然導調藍方模擬“地域轉移”,藍方前出到千裡之外的黃河岸邊,對他們展開突襲。

  開設浮橋渡場、空中火力掩護、地面搶佔地形……一場強渡與反強渡的“戰斗”打響。

  那次演習,“視域”遠遠超越了朱日和,也讓藍軍旅的指揮員念念不忘:我們已經有了當“矛”的經驗,現在還要想著如何當好“盾”。

  對架橋點進行加固,指揮重型機械化橋進入架橋點,對岸邊坡度、障礙跨度、架橋跨度進行測量,檢測橋的可使用性,指揮車輛通行……

  與以往架橋訓練不同的是,官兵們不僅要克服在陌生地域架橋的困難,還要不停地處置考核組出的一道道“考題”:“敵”衛星過頂偵察、空中火力打擊、強電磁干擾……“局中局”“連環局”不斷考驗著他們的應急處置能力。

  架橋,不是單純的技術活,而是帶著戰術背景搞訓練。“矛”與“盾”的置換,背后隱藏著全域作戰的理念——無論是哪個區域、哪個時段、哪個空間,作為戰爭准備的實戰化訓練,都要訓熟、訓精、訓到位。

  “我們要沖出的,不僅僅是朱日和,更是常年作為專業藍軍所形成的固定視野。”參謀長張鑫說。

  隻有“練得更強”,才能“扮得更像”!2020年,為了全方位錘煉部隊的遠程投送和作戰籌劃能力,該旅主動申請參加整建制遠程投送專項演練。

  “那邊不像草原地廣人稀,山多林密,需要鋸木作業才能架橋。”程岩深有感觸,他們在跨越崇山峻嶺地理距離的同時,更跨越了從隻看一域到謀求全局的心理距離。

  此刻,起初讓記者驚訝的“奇觀”,已成為一道讓人思考的風景。視線飄遠,這個冬天,他們不隻在大漠戈壁上訓練,也把目光投向了更加廣闊的空間、更多陌生的地方。

  去年11月,確山某訓練基地。演訓結束,參加演訓的重裝運輸車第一次以鐵路運載的方式,千裡機動回朱日和。

  1月,走進該旅鐵路裝載平台訓練場,回憶當時,第一次負責這批運輸車投送的運輸連指導員張磊,仍面露擔憂:“鐵路工作人員根本沒見過這麼大的車上過鐵路平板,全靠我們自己摸索著裝載。”

  張磊沒想到,確山訓練基地的火車裝卸站,火車運輸板寬度竟比朱日和略窄一些,運輸車的位置更加不好把握。

  “注意車輛重心的投影,位於車地板縱、橫中心線的交點上,輪胎左右邊距要保持一致……”引導員四級軍士長陳輝大聲吼道。

  “迅速集結!”“一、二、三,拉!”“車輛已駛入預定位置,現在開始加固……”一個個被五花大綁的“粽子”最終被穩穩安置在了火車平板上。

  “下大力開展鐵路運輸訓練,能夠使指戰員熟練掌握鐵路運輸流程和相關專業技能,有效提升運輸投送能力和快速反應能力,從而為遂行跨區域任務打下堅實基礎。”該旅一位指揮員說。

  搶時間就是搶戰機,未來戰場更加強調“快吃慢”,快速機動、遠程投送能力,是未來戰場上取勝的關鍵所在。

  曾經,拿破侖帶領軍隊在冬季迎來“轉折性失敗”。有軍事專家說,與其說寒冷是他們最大的敵人,莫若說遠程投送、遠程保障能力是他們最大的短板。試想,如果當時他們遠程投送、遠程保障能力足夠強大,可能就不會陷入大量非戰斗減員、裝備不能發揮效用的困境。

  戰爭實踐表明,機動是貫穿所有作戰行動的鏈條,是通往勝利和成功的大門。自從2020年到現在,這支有著“草原狼”之稱的藍軍部隊,已經2次千裡機動、離開草原,赴陌生地域參加實戰化演習。

  去年10月,這支部隊赴外地參加演習之前,朱日和已經開始下雪。走一路,打一路,思考也伴隨了一路。張磊的工作筆記上單列出一張“問題清單”,記錄著一個個亟需解決的冬季訓練問題——

  車內外溫差大,車窗上容易凝成霜,鐵路裝卸載平台訓練時,引導員和駕駛員視線配合、溝通不暢,減慢了裝卸載的時間﹔

  中原地區與朱日和溫差較大,鐵絲變脆、剛柔度變低,特別是在固定大型裝備時需要預先考慮承壓冗余﹔

  這本工作筆記的扉頁上,還寫著這樣一句警語:“最嚴重的問題,是看不到問題﹔最有效的行動,是馬上行動。”

  全面鍛煉全域作戰能力,永無止境。在實現全域作戰能力、全面提高新時代打贏能力的征途上,還有更多“舒適區”需要他們邁出、跨越……(程雪、楊鵬飛、楊健)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