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没人排队我也不想喝喜茶了”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5-12 21:09 点击数:

  奔着max版的养乐多瓶子而去,尝了一口养乐多的味道没喝出太多,喝了一口芭乐籽。

  “就当是买了个漂亮瓶子吧,口感太单一了。” 身边的小姐妹评价道。 喜茶新品越出越快了,但也确实不如以前喝起来那么香了 。

  近日有喜茶员工在脉脉上公开吐槽,喜茶内部大裁员,且高管之间拉帮结对,不少员工为了拿到n+1补偿,选择躺平。

  在其它社交平台上,也有不少喜茶前员工在吐槽喜茶的离职经历,他们大多都是喜茶门店一线的打工人,比如,工作很累、工资低,加班没有加班费,店内氛围不和谐,管理层拉帮结派等。

  当然,也有不少喜茶在职员工站出来为喜茶站台,但评论区不少回复称,博主被pua了,被喜茶洗脑了。

  周末去三里屯逛了一圈,昔 日门庭若市的喜茶门口,已经没什么人在排队了,但买一杯喜茶,还是要等 接近半小时。

  区别于使用粉末冲泡的传统茶饮品牌,以喜茶为代表的新式茶饮,主打原材料鲜制、手打茶饮。手打鲜制的茶饮,口感要更好,但制作工序也要更复杂。

  比如多肉葡萄这款明星产品,每一个葡萄都需要现场剥皮,还要去籽,打碎,一杯饮品需要加两到三勺果肉。除了葡萄还要去剥龙眼肉,煮茶、珍珠等。

  “遇到订单多的时候,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 曾在喜茶工作过四年的刘峰告诉氢商业。

  据了解,通常喜茶的门店的人员配置是5-6个人,1名店长,2名值班经理,外加2-3名初调茶饮师。“员工最多的店铺也加起来不过12-13个人。”

  跟人员配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高强度的工作量。刘峰曾经所在的门店,一天营业额最好的时候达到了三四百单。“基本上就是一整天都在连轴转。”

  一位在小红书上自称是喜茶前员工的博主也表示,“现在的喜茶是要求最少的人干最多的活,外吧站一两个人,备料间一个人值班,就算突然来了几十杯,几百杯,也只能自己扛。有时候顾客催真是没办法,一两个人忙不过来。”

  新茶饮行业内卷之下,喜茶的研发从大众水果到油柑、黄皮、杏等小众水果;品相上,奶茶顶部的原料堆砌越来越高,底部原料的花样也越来越多,一度填充到半杯都是料;随后又转战到了小众小料的竞争,马蹄爆珠、糯米、超厚芋泥、拉丝麻薯等。

  喜茶的饮品配方更新频次很快。研发部门基本上每周都会根据营业性质评估,更新产品配方。

  “但他们也根本不会考虑更改配方给门店带来多大压力,而且配方越来越更复杂。” 刘峰表示。

  作为茶饮品牌,食品安全问题也是行业一大隐忧。黑猫投诉显示最近两条是关于在喜茶外卖吃出塑料片,以及取餐时间过长的投诉。

  小红书上,另一位自称是喜茶前员工的博主晒出了自己的离职原因,因举报喜茶篡改物料效期,却被开警报单,店长和区经理都不予处理,最终被迫停职。

  根据该博主提供的照片显示,一款早上10点过期的草莓冻,一直被用到了下午2点多;另外一款只有3小时时效期的黑糖波波,超期使用接近1个小时。

  经向上级举报,未得到任何回应。她在多条笔记中指出,不仅自己几次投诉无果,门店店长暗地里开始在考勤表里动手脚,最后以3次违规警告为由,强制停职。

  从1月26日开始,多条笔记指向了喜茶。氢商业试图与该博主取得联系,但截至发稿对方未予回应。

  2020年5月,喜茶苏州圆融店曾被曝出饮品中喝出苍蝇,随后涉事店铺停业整顿。

  去年9月,喜茶曾因店员错将“样品”饮料拿给消费者,而导致该消费者紧急入院洗胃。事后,喜茶在官方做出了道歉,并在全国门店下架了同款陈列道具。

  公司对内部的卫生要求也在不断提升。刘峰告诉氢商业,一般来说,门店员工一定会自觉做好消毒和卫生保障的,也经常会因为搞卫生加班到凌晨。

  正常餐饮行业都是在晚上11点到12点下班,但喜茶不一样,卫生一定要搞仔细,比如地板要刷三遍,先用洗洁剂、再用消毒水,还要用清水再过一次。

  通常晚上加班的只有一个人,因为搞卫生而超过下班点,公司不给算加班费。“公司会觉得,这些工作本来就能在应有时间能完成的东西,没弄完就是恶意蹭加班费。”

  在餐饮行业来说,喜茶的收入算是行业比较高的了,初调茶饮师的工资也能达到4000左右。

  这是星巴克都达不到的水平。此前星巴克员工曾向氢商业表示,在深圳地区,普通店员一般到手3100元左右,主管到手3500元左右,店长的月薪也只有5000-6000元。

  前段时间氢商业在调查长沙网红奶茶店茶颜悦色的报道中,了解到茶颜悦色的员工均薪不到3000元。

  很多加入喜茶的伙伴也是奔着高工资来的。一位小红书博主晒出了自己近半年的工资单,她表示自己当初是觉得喜茶工资高而且很高级,也是自己非常向往的地方。

  但疫情以来,喜茶的高工资也开始留不住人了。不少喜茶伙伴表示,2021年开始喜茶内部的人员流动很大。

  “虽然工资比别的地方高的是真的太累了,但累的成本跟工资收入不成正比。”刘峰表示,尤其是做到值班经理岗位以后,经常下班以后还要继续忙工作,整理报表发工资等琐碎的事情,基本没有自己的私人时间。

  2021年4月拿到年终奖后,刘峰选择了离职。“年终奖不太多,加上工资也就拿到了一万多。”和他同期的同事也前后脚都离开了喜茶。

  据他讲述,疫情之后工资慢慢降到了6000多。“公司会有一些政策变动,比如调整薪资构成,把工资中的一部分当作奖金发放,达不到要求就没有。”

  上述小红书博主也表示,自己2021年6月份入职喜茶,三个月实习期满转正之后,就没拿过一次完整的工资。“其中十月和十一月是由于疫情原因没法上班,十二月份本来应该发全勤,到手应该有3700-4000元,但最后只发了3000元。”

  除了收入减少外,她提到,喜茶从9月份开始一直在压工时。“例如每个月要求上够200个小时,但是强制不让员工上够,月底扣薪全勤补助等。”

  喜茶是一家年轻化的企业。和氢商业此前报道过的茶颜悦色类似,在打造企业文化方面也有着雷同。

  在茶颜悦色,“茶颜铁军”是老板吕良称呼茶颜团队的名称,追崇的是阿里的铁军文化;在喜茶员工们被称为“伙伴”,讲求的是战友文化和江边里精神。

  和茶颜悦色类似,喜茶的雷同之处还在于强制员工背诵企业文化,背不下来就得手抄。“还会有电话抽查,不会了又得抄,抽查到比较严重的失误,就直接口头警告。”刘峰表示,但也只是个形式而已,员工对公司企业并没有深层次的认知。

  “企业文化随时在变。”让刘峰印象比较深刻的一次,是在去年疫情期间,公司的内部宣传中,将为伙伴提供“一个有温度的平台”,改成了“一个奋斗的平台”。

  事情源于,疫情初期公司所有职能部门都放假了,但门店的伙伴还要继续上班。不少门店的伙伴跑到公众号下方留言,称“坐办公室的只要在家敲敲键盘就能拿到工资,而我们这些门店员工就得拼死在前线,就算疫情再严峻也要去门店上班。”

  公司因为这件事,从此把“温度”改成了“奋斗”。“有些员工说有温度真的很有温度,就是很冷,真的很冷。” 刘峰告诉氢商业。

  刘峰表示了认可,“不少门店的内部氛围很差,员工之间没有沟通,死气沉沉。”这一现象从2019年开始。

  2019年是喜茶疯狂拓店的一年,根据公开数据统计,截至2019年12月31日,喜茶在43个城市开出390家门店,新增门店门店数量为220家,其中主力店157家、Go店63家,门店数量是2018年的一倍多。

  这一年,喜茶开放了外部招聘,从星巴克、麦当劳、肯德基等企业挖来了不少管理层。

  作为值班经理,他能接触到的上级范围是店长和区经理。门店的店长只有个别是从底层升上来的,但大多都是空降来的。空降店长带来的一大难题是,自己技术不ok还要去指挥手下的人,手下人很不服气,造成了人员流失。

  刘峰提到,有的店长性格比较孤僻,容易造成门店氛围不佳,但员工想要主动申请调店,需要经过区域经理的同意,难度堪比登天。

  刘峰在深圳喜茶工作了4年,先后换了三个区,福田、罗湖以及汕头。起初,他对在喜茶的职业规划还抱有一定幻想。

  入职第二年,刘峰从初级调茶师做到了值班经理,本来想过要去争取店长的机会,但被区经理驳回了。

  大区经理驳回的理由是,因为他每天开车上班影响不好。“我家住地比较远,坐公交经常凌晨四点才能到家,打车又不方便打车费也很贵,开车上班不是很正常吗?”

  再次争取下,区经理表示可以让他去别的区店尝试下。据刘峰回忆,那家门店的生意是区域里比较差的,而且门店员工配置也较少,店里没有值班经理,加上他也不过只有5个人。

  “我一个人要负责很多内容,不仅要管理做报表和数据,还要做最基层的工作,工资也才多300块。当时就觉得很不值得。”待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向区经理提出了放弃升职的想法。

  结果,区经理给出的答复是,如果不升职就只能调去别的城市帮忙几个月。区经理承诺刘峰,只要去帮忙几个月,就可以调回来。

  但4个月后,他申请调回原区域时,区域经理却让他自己找别的领导安排,后续发的信息,区域经理也一概已读不回。

  2012年在广东江门,聂云宸开出了第一家店,至今喜茶在全球的门店已经超过了500家。

  作为90后,喜茶创始人聂云宸年少有为,曾以40.92亿身价位列2020深圳创富百人榜第81位。

  去年7月,聂云宸曾在“收购乐乐茶传闻”的传闻中,败了一波好感。起因是有消息曝出,

  元气森林和喜茶都欲收购新式茶饮品牌乐乐茶,双方都非常看重乐乐茶的渠道价值,并给出了40亿元估值。

  随后,聂云宸在朋友圈回应称:“消息不实,此前经过中间人介绍的确有过一段时间接触,但在深度了解内部情况、业务数据和状况后已经彻底、完全、坚决放弃。”

  随着#喜茶回应收购乐乐茶传闻#冲上热搜,对此,乐乐茶回应,称公司坚持独立发展,并无被收购计划。此外品牌目前经营状况良好,无论是单店层面,还是公司的整体情况都呈健康、盈利、发展的状态。

  在喜茶内部,也有不少员工对公司的管理问题提出质疑,比如此次被曝出管理层拉帮结派的风气。

  据他回忆,唯一一次的交集是在福田当店长的时候,凌晨3点接到经理的电话,通知老板晚上要来视察,让店长开门煮茶给他试品。“当时他住在福田店铺附近,刚好有新的想法,于是便让经理层层通知下来。”

  喜茶作为新茶饮品牌的头部,也备受资本的热捧,2016年至今喜茶先后完成了三轮融资,融资额度相加达到了10亿元。

  最近一笔融资是在2021年7月,融资完成后有媒体称喜茶估值高达600亿元,一年内暴涨8成,几乎是奈雪的茶6倍。

  有投资人曾经对媒体表示:“能进去就是赢。” 而坊间更是隔一段时间就会传来喜茶上市的消息。

  根据喜茶发布的《2021年灵感饮茶报告》显示,2021年其官方对外披露的全球门店数量为800+家,其中喜茶GO店新增200+家,喜小茶则没有对外提及。在2019年和2020年,喜茶的门店数分别是390家和695家,相比前两年的门店扩张速度,增速有所放缓。

  但从去年开始,喜茶陆续对外进行了多笔投资,包括王柠、和气桃桃、野萃山、Seesaw、YePlant、预调酒WAT,和苏阁鲜茶。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通过投资收购扩大喜茶的规模,是为了提升喜茶整体估值,是在为上市做准备。但有了另一家新茶饮品牌前车之鉴,资本市场对新茶饮品牌已经信心不足。

  奈雪的茶自2021年6月上市以来便一直在走下坡路。2月8日,奈雪的茶发布盈利预警, 上市短短半年,公司市值已被砍去62%。

  从 2020 年开始,喜茶的坪效开始下降,以往需要顾客排队买的茶,现在可以三个店铺选着买。久谦咨询中台数据显示, 从2021年7月起,喜茶在全国范围内的坪效与店均收入开始下滑。以2021年10月份数据为例,店均收入与销售坪效环比7月份下滑了19%、18%;与去年2020年同期相比,则下滑了35%、32%。

  刘峰观察到一个明显的迹象,在喜茶刚开的新店里,白天大多时间都没有人,但会在中午某个时间点突然涌入了一大波人来排队。

关闭窗口